wanbo娱乐-wanbo娱乐手机-wanbo娱乐在线下载

在这里,民宿主的温情在传递

来源:松阳文旅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

此次疫情

让整个社会都笼罩在了阴霾下

各行各业都近乎按下了“暂停键”

民宿业也受到了很大的冲击

春回大地,春暖花开

一切都像是新的,万物都透露着希望

突然放空的松阳民宿业主,他们在这期间做了些什么?

蓄 势 待 发 的 民 宿 主

作者| 诸 芸

今年42岁的老白家在杭州,他在距杭州300公里外的丽水松阳县四都乡西坑村开了间民宿。他算了算,从2017年5月20日云端觅境民宿开业到现在,眨眼两年半过去。从一名建筑设计师到全职民宿人,他的身份转换得很自然。

西坑村有个叫丁朝来的人,此前刚装修完自家餐馆,他的客人很多来自云端觅境民宿――因为民宿不做餐饮,加上村子里游客蛮多,餐馆生意一直不错。新餐厅年前赶工,忙到年三十晚上才把一切打理好,本准备年初一开张营业。

西坑村

同一时间,民宿酒店餐饮等行业,有无数个老白和丁朝来,都在为即将到来的春节旺季忙碌着……

但是,一场疫情,让所有人猝不及防。

大量预售订单退订,暂停营业……老白知道,他遇到了做民宿两年半来最严峻的一次考验。

云端觅境民宿

云端觅境运营了两年多,趁这个空当,他们筹划好,等松阳装修企业复工后,对民宿进行客房和设备提升。本来闲置的一个空间也被打理出来,约了松阳一位擅长古法造纸的李师傅,一起开设造纸课堂,增加民宿体验内容。

在老白看来,尽管客房是营收大头,但民宿并不应只是简单提供住宿,它是个平台,也是个空间,可以往里面放各种内容和东西,比如线上销售,既然现在,客人无法到店住宿,那就把当地风物特产从线上销售出去,也是共克时艰的一个法子。

当地抱着类似想法的民宿主人不在少数,于是,从上周起,一个线上农产品抱团销售的民宿群成立了,老白也在其中。

群里的民宿主人们挖掘当地优质农产品,在线上互助推广销售。比如,陈家铺的番薯干、松阳茶人小雪的木山堂棒棒茶,松阳养蜂达人麻功佐的蜂蜜……利用各家民宿原来积累的客户资源,销售农产品的同时也维持了市场用户的消费黏性。

此外,也能帮助当地农民增加收入,所以,尽管这种模式刚刚起步,营收还不多,但未来前景可期。

农特产品

通过民宿嫁接乡村和城市,把城市人带到乡村享受新鲜的空气和怡人的美景,把乡村的优质农产品销往城市餐桌,这样的尝试在松阳很多。

平田村的云上平田民宿综合体里,有一个专门的农特产品展销区域,负责运营的叶大宝年初一开始就留在民宿,其间她接到了很多来自杭州、上海等地客人的电话,希望她能把平田的萝卜和其他新鲜蔬菜快递过去。人们对于乡村优质的农产品,有着一种天然的需求。

平田村

疫情其间,叶大宝和团队成员也没空下来。一起调整公司运营架构,处理日常事务。“因为退单等情况,我们直接损失达到30多万元,还不算备好的厨房物料损失,但相信春天总会到来,之前,练好内功才是最紧要的。”叶大宝说。

在这个特殊时期,和老白、叶大宝一样思考着民宿未来方向的人还有很多。

“我想这次疫情,已为民宿市场敲起了警钟,民宿业除了客房,还能做什么?当一个行业面临困境,就要寻找新契机。”鸣珂里品牌创始人陈翠认为,当下民宿行业在等待疫情过去、回暖的过程中,要思考接下来往哪个方向走。经历过这次疫情,将来在民宿从业人员的管理和培训上,除了抓品质和服务,还要推进医护防疫卫生培训。

民宿嫁接康养产业也是一种方式。位于松阳大东坝镇的鸣珂里民宿,之前定位是将松阳大东坝镇石仓片区的非遗传统文化及当地有特色的农副产品都纳入民宿运营中来,开发文创产品、农副产品,甚至深度参与乡村规划建设,从整个规划来看,民宿仅仅是一个载体。陈翠的思路与老白不谋而合。

鸣珂里民宿

单从农副产品销售来讲,陈翠很早就开始做了,比如收购当地村民自家酿制的米酒,大东坝镇六村的王林钗家酿的酒就很受欢迎。经过文创设计包装,将农副产品销往城市。

有一次,一位北京客人尝了8年陈的石仓白老酒,直呼过瘾,回去后就发来消息,订了200斤白老酒过去。

陈翠对传统非遗项目也很感兴趣,她签下很多非遗传承人,共同开发民宿产品,邀请当地村民一起制作竹编篮,端午节时,用手工竹编篮包装的粽子,很受上海客人欢迎。这样也给许多原本空闲在家的村民增加了收入。

陈翠算了一笔账,通过与当地村民合作收购特色产品,研发售卖文创产品等方式所得到的收入,已占到鸣珂里民宿运营总收入四成,这对一个运营不久的民宿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独山系列产品

用陈翠的话来讲,这次疫情让她突然放空,有了更多思考时间,越思考,越觉得此前做民宿的方向没错。最初选择大东坝镇石仓这个地方,也是看中了这里客家文化集聚,物产丰富。等疫情结束,她计划把具有养生功能的松阳端午茶、歇力茶等特产挖掘出来,结合民宿做药膳,推出康养短租房等方式,抓住民宿回暖的先机。

就像老白说的,民宿,总归和当地的“民”脱不开关系。两年多来,他与当地人已经成了朋友,房东丁永长以房租入股成了民宿股东,每年分红收入也有十来万,丁永长妻子在民宿里打扫卫生,也是一笔收入。还有当地两户人家,专门提供自家配置的端午茶在民宿售卖,大家相处很愉快。

端午茶

做产品线上销售,也非易事。之前老白尝试过推广一个叫“你好松阳”的品牌,设计了松阳地图外包装,里面是松阳红糖和红茶,但研发成本过高,最终销售不尽人意。

在谈及线上销售的思路时,陈翠也并不主张民宿单打独斗,而是愿意尝试抱团的互联网思维。“并不是每家民宿都要研发自己的品牌,毕竟研发设计成本很高,大家可以共同销售当地优质农副产品,松阳有红糖工坊、豆腐工坊、白老酒工坊,政府搭台,大家共同出力唱好文旅这台戏,也是共赢。”

乡村建筑

陈翠目前在尝试与白老酒工坊合作,松阳政府建造的白老酒工坊就在大东坝镇山头村,这座白老酒生产的标准化示范工坊不但能为村集体带来经济收益,带动当地乡村旅游发展,也给很多人带来机会。陈翠打算接下来把工坊酿制的酒包装后销售,有了CS认证的白老酒,市场会更广。

对于未来,不少民宿人都怀有信心。撑过这一段,找到方向,春天不会远。

云顶仙坑源民宿

松阳云顶仙坑源民宿在疫情期间开始谋划旅游市场回暖后的思路,民宿原先定位的人文养生路线是个很好的方向,特别是民宿的艾灸疗养;松阳原舍・揽树民宿也在计划复工后利用客户资源尝试春茶线上销售。

让松阳民宿主及整个文旅行业振奋的是,在大家最难时,松阳县政府推出了“松阳文旅新政十条”,大力扶持文旅行业。

温暖,是能够传递的。

小编坚信疫后的天会更蓝,整个行业会更加蓬勃发展。

以上内容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如有侵权等请联系我们。